Vamplain

逃离宇宙。

©Vamplain
Powered by LOFTER

等正式放假就开个竞技设的坑,如果赶得上交稿日就看看能不能出本,到时候lof先放一半,如果实在掐不上时间那就慢慢写吧,到暑假末总能写完的....唉。

我想和你接吻。


始于柳絮纷飞,终于寒冬腊月,一举领略万代春秋。指甲缀着浅粉亮片的葱葱玉指抚过面颊,指腹于唇角稍作摩挲,晕开暗红的唇色。


我感觉到我此时体内的温度颇高,急需降温。因而不得已佯装镇定转移视线,于大脑皮层的深处写满了一板书的地圆学说探讨论,字迹潦草杂乱无章。


她笑了。


夹杂着些许蓝灰的黑发散乱于肩,她的一双眸底映着我的面庞,她总爱因此打趣说我往她眼里安了颗星星。此刻,她将高挺的鼻尖轻点住我的,交换鼻息以及近乎爆裂的感官体验。

她近乎贴住我的嘴唇,笑弯了双眼轻语道,“美岐,专心一点啦。”


语罢便抬指将我的金发拨开,尽数撩至耳后。贴合住我的嘴唇,湿润小巧的...

【胜茶】光

跟着光。

1

丽日御茶子曾见过他。彼时的太阳已经落了山,但夏日的气温无论早晚始终持于一条高温线上,做着无谓的小幅度挣扎。而比蝉鸣声更加热情的是沸腾的人声,两相交错间铺张开一张细密的网,闷热又窒息。

爆豪胜己难得披上一套中规中矩的薄款西服,领带平整地贴于胸前。他抬手调整耳麦,随即将话筒拉高至颌前,眉梢蓦地上挑,欢呼声顿即又随之上升了一个高度。灯光自头顶下泻,从而勾勒出其棱角分明的轮廓,胜似被上帝亲吻过的男人,暴戾,迷人,从不轻易敛去锋芒。

谁会得到他的温柔呢?

丽日御茶子鼻尖架着副圆框眼镜,娇小的身躯陷进沙发,圈住怀中不时发出几声低呜的布偶猫,就着电视屏幕发出的亮光,有一搭没一搭的想。

她可以毫不犹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