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plain

相 拥 十 个 春 。

©Vamplain
Powered by LOFTER

接下去消失一年多时间忙学习,可能不会再更新辽,么么哒!

【卡黄】春光乍泄

天地间皆是一片灰暗。  
硝烟弥漫,炮火纷飞。  
   
她望见彼端有海浪拍打礁石奔涌而来,其间压下了野兽的嘶鸣与少女低声的啜泣,成簇的云笼聚于发顶,娇软的身躯觳觫,飞鸟撕扯着喉咙高吟,风卷下羽毛飞扬。  
   
要变天了。  
   
01  


眼皮撑开时,身侧空无一人。

她神情呆滞了片刻,随即偏过脑袋,蹙眉。圆木桌上摆着一杯温好的橙汁,透着橘黄色的光,就好比另一只枕头周身旋着的那股子清香,无一不在阐述着同样一条消息...

【胜茶】无关风月

改了改,大清早炒锅冷饭。

*


玻璃窗被撑开一段狭窄的缝隙,于此即可嗅到腥咸海风裹挟着野花与冰淇淋的香味迎面而来,鼻腔内霎那间盈满了清凉的甜。

爆豪胜己又一次回想起了那个夏天。

清脆恼人的蝉鸣声交织于一起,随着滚滚热浪不断起伏,声声不息。少女额前因紧张而沁出点点晶莹,手背凸起的青筋于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十指紧攥住差点儿随风摇曳的裙摆,下唇被牙咬住,告白的话语在舌尖打着旋,却始终无法再更近一步。

“喂,大饼脸。”
“别浪费老子时间。”

爆豪胜己的耐心明显已经被消磨殆尽了,两团眉紧蹙,两手斜插入两侧裤带,狠戾的目光始终凝视着对方。丽日御茶子的紧张似是因此而加重了,指尖不住的摩挲短裙布料,直至蹭到一...

【胜茶】茧

炒冷饭,年龄差。

她会好好活下去的,承载着他所有的期望与信任,以及他半生的灵魂。高跟鞋的鞋尖会踩上光芒四溢的颁奖台,指尖定会抚过奖杯上所刻印的凹痕,她会摘下桂冠。只等有朝一日,能亲手握住话筒,面对全世界话语轻柔的送上一句——

“我想感谢一位无法到场的人,是他使我重获新生。”

*

丽日御茶子两指间捏着一管口红,镜中映着少女明媚的笑脸,冰凉的固体浅浅触过下唇,晕开一道绚烂的玫瑰色。她从桌面上抓起一根发圈,抬手将其浅褐色的中长发束于脑后,再取过一只黑色的口罩挂上两耳,紧贴皮肤。

女孩子的眼神总是活泼又温柔,自有化解世间一切烦恼的魅力。

“啧。”

爆豪胜己此时眉眼凶悍,舌尖轻抵了抵后槽牙...

【美宣】蛮生风骨与无尽野火

在暗潮涌动的少女时期,她的喜欢从不是秘密。


孟美岐染了一头教导主任见了定会扛着大刀穷追猛打八十八条街的金色头发,发梢还掺了点若隐若现的粉,于脑后随意束成一股。她总是会把校裙改短一截,再在腹部打一个规整的蝴蝶结,显出一双直白的腿。

孟美岐的美被人打眼看去是乖张又低敛的,但实则为自骨子里透出的张扬恣意。她的眉目不似传统女性般清秀温雅,而是使人敬而远之的冷冽,傲不可一世。

但刀锋冷冽,却也温柔。

学生会会长今日照例立于校门口,脊背挺直的过分。她前些天剪短了原本及腰的黑色长发,此时的发尾堪堪触及脖颈。女孩子有双含笑的眼,眉眼弯起时也总是牵出一排洁白的牙,光明坦荡,丝毫不遮掩。但也因其温柔恬静的模样,每...

我一直都不太清楚@彈星者 确切的名字,但是每次和她说上话都觉得缘分好奇妙。是我第一个稀里糊涂fo上的太太,后来一直都当宝藏当秘密藏着,之前还写过一条短小的表白saysay也被我自己删掉了。她真好,虽然舍不得但还是想给所有人安利,呜呜。

好想学建筑。

借火(一)

借一颗火种,只为你燃烧。

丽日御茶子又失眠了。
时针停留于数字四,天地交合处浅浮着几朵近似透明的云,暗沉的夜色中卷着融化开的蓝。她起身踩上拖鞋,将蓄长些的褐发束成一股,再从衣架上取下浅灰色的风衣,开门,锁门。一气呵成。

楼底的24小时便利店仍旧闪着微弱的光。丽日御茶子面无血色地推门而入,于货架上挑选了一瓶牛奶和冷冻柜里的一小块黑森林蛋糕。营业员停下正摆弄手机的动作,偏头瞅了眼后没好气的报出价格。丽日御茶子多要了一只塑料袋。

方才迈出一只脚,玻璃门猛地被人撞开。

她抬眸望向来人,米黄色的头发和齿间咬着根未燃香烟的淡粉薄唇。丽日御茶子收到对方投来的一瞥,和立马愣住的面部神情。

烟自唇齿间...

我想和你接吻。


始于柳絮纷飞,终于寒冬腊月,一举领略万代春秋。指甲缀着浅粉亮片的葱葱玉指抚过面颊,指腹于唇角稍作摩挲,晕开暗红的唇色。


我感觉到我此时体内的温度颇高,急需降温。因而不得已佯装镇定转移视线,于大脑皮层的深处写满了一板书的地圆学说探讨论,字迹潦草杂乱无章。


她笑了。


夹杂着些许蓝灰的黑发散乱于肩,她的一双眸底映着我的面庞,她总爱因此打趣说我往她眼里安了颗星星。此刻,她将高挺的鼻尖轻点住我的,交换鼻息以及近乎爆裂的感官体验。

她近乎贴住我的嘴唇,笑弯了双眼轻语道,“美岐,专心一点啦。”


语罢便抬指将我的金发拨开,尽数撩至耳后。贴合住我的嘴唇,湿润小巧的...